雞年 — 覺醒之年

最近,我們去了泰國清邁,參加我泰國師父 Tan Ajahn Pongsak Tejadhammo(Luang Por)圓寂一週年的追悼會。在70年代晚期到90年代的清邁,有些人於山上的水源區種植鴉片,導致去森林化的問題,同時亦影響了山下低地數以千計農民的生計。今次,我們想製作一輯影片,去展示 Luang Por 如何運用四聖諦,成功地解決這個國家問題。經過差不多四十年的努力,水源的源流再度流動,而分水嶺的樹亦長高了。再没有人在高地種植鴉片。河流再度流到低地,讓農民們十分高興。水源不但流向清邁,更一直流向泰國的中心。現在,村民有充足的水為作物灌溉!

當我們剛到達清邁,即看到一些公雞,在靠路邊的前院自由愉快地走動著。我們有些學生看到這畫面,感到很興奮。在香港,我們的學生看到的雞隻,通常是被困於狹小和擁擠,而且經常是一行行疊起來的籠子裏。每一隻雞都想將頭伸出籠外,去呼吸,或取食或喝水!這亦是香港人的處境,不是嗎?很多低收入家庭,甚至連很細小的住處也負擔不了,而要住在如籠子一般的劏房裏。我們在香港的生活,就如這些可憐的動物一般。因為我們的環境,我們失去了作為人的本質;我們本應是萬物之靈。我們的行為變得比動物還要差——狹隘的自我中心,只是想著「我」。我們不明白萬物的本質,亦不明白真正的自由與和平。這是十分可悲的事!

雞不單向人類提供牠們的肉和蛋。牠們向我們展示第一等的「去做」的心:當牠們孵化小雞時,没有「我的」見解、「我的」因緣。再者,牠們會在陽光照耀大地之前啼叫。這本來是雞的自性,但現今的都市人將牠們的職責奪去了。在古代,很多大修行人都是因為聽見雞的啼聲,而得到大開悟。

世上許多人,每一年都想去改變他們社會或國家的外在制度。但一個真正有效的制度,要求我們去改變我們心的習氣,不再自私,不再忽視其他人的福祉。我鼓勵大家花一些時間去親近大自然!大自然只是無私地布施,而不問回報!

祈願2017雞年,讓我們從貪、嗔、癡中醒覺。覺醒我們人類的本來職責:就是證入我們的自性,並幫助一切眾生;亦從我們狹小的、自我中心的「我」中覺醒,明白這正是苦的因。如此,這世間才會變得真正的和平自由!這是我們能夠互相分享的最快樂的事情!

雞鳴喚覺醒 ,

齊唱太平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