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住同行

我們同住同行。同行的意思是切斷我的見解、切斷我的條件和切斷我的處境。如此,我們的心回復空性,我們變回白紙一張。然後,我們真正的見解、真正的條件和真正的處境便會出現。當我們一起禮佛、一起念誦和一起吃飯時,我們的心成為一。就如大海般,當風吹過時,會形 成很多波浪;當風減弱時,波浪會變小;當風停下來時,水會變成鏡子一般,反照一切  —  山、 樹、雲。我們的心亦如是。當我們有很多慾望和很多見解時,就會有很多波浪。但當坐禪一會兒,並同行一段時間後,我們的見解和慾念會消失。波浪會變得越來越小。然後我們的心就如明鏡一般,我們所見、所聽、嗅到的、嚐到的、觸到的和所想的一切都是真理。那時便很容易明白別人的心,他人的心反照在我的心中。

當人們一起做事時,他們會一起作一些相同的業。佛陀教導我們,當你走在街上,擦過某人的肩膀,那是因為你與那個人有著超過五百世的因緣。這點十分有趣!想想你和你的父母和兄弟姊妹,是積累了多少世的因緣才能夠生於同一家庭!一對男女遇見對方,墮入愛河;或兩個人相識,成為摯友。這不是意外,而是多生多世一起做著相同的事的結果。然後,在此生彼此的業力連結在一起,他們覺得好像已認識對方很久了。這同樣出現在修行人身上。你去參加佛法開示,和很多你不認識的人坐在同一房間內。你們彼此之間或許沒有什麼交集,亦沒有成為朋友的理由,但你們都有著同一興趣去聽這個開示。這是因為我們在前世也曾經聚在一起去聽這佛法。中國人有一些共同的業力,所以此生有些人轉世為中國人。韓國人亦有一些共同的業力,所以他們轉世為韓國人。美國人、日本人、德國人,任何國家或群組的人亦如是。

正因為你與某些人有著相似的業力,你能夠用這業力的牽引去傷害或幫助他們。幾乎所有人都深深地執著於自己的思維,因此他們執著於自己的業力。他們沉沉地睡著,而不能幫助他人。如果你能切斷一切思維和所有慾望,你便會覺醒。如果你保持思維的心,那你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夢。要從這夢中醒來,較從一般的夢中醒來更加困難,因此你必須要非常努力去嘗試。當你覺醒了,你便能夠調伏你的業力。這時你不用特別用力,也能夠幫助你身邊的人。因此你必須要覺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