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不知 步步安樂行

慧日 | 陳彥銘
20/07/2022

讓禪修成為成長的養分

外形陽光、羞澀愛笑的陳彥銘(Minh),是秀峰禪院的一位資深學員。訪問當日拜訪他的家,一進門就被眼前整潔、光亮的空間所吸引。從布置到裝飾,無不透露着房子主人對待生活的認真態度,與勤於修行的好習慣。說一口流利英文的 Minh,父親是潮州人,母親是福建人,他卻是在越南出生。問起他究竟從何時開始接觸佛法?他笑着說,其實從三歲起,他便被爺爺 帶在身邊參與各種法會,至今仍記得些許片段。「我還記得當時的法會是很莊嚴的,一場法會一般是三、四個小時,我就跟着大人們一起跪,一起站,雖然當時還不明白法會的意義,但卻很喜歡那種感覺。」直至上小學時,他隨父母舉家遷往美國發展,逐漸成長為一個地道的美國大男孩,並以優異成績考入耶魯大學。也就在此時,早年種下的佛法種子,因他遇上了學校的佛法導師而開始發芽。「當時,學校有一位來自國際觀音禪院的佛學導師,讓我認識了這個機構,並成為一分子。我很喜歡禪院用英文做 teaching(教學),教法也通俗易懂,之後便開始每日八點去做早課。其實,要這麼早起床,對當時還是二十歲出頭的我來說並不容易。」Minh 笑着說。去了一段日子後,他開始漸漸融入,哪怕聽不懂禪院的韓語誦經,但也每次都跟着念。過程中,他似乎逐漸感受到什麼是崇山禪師說的「clear mind 」(清明心),什麼是「here and now」(當下此刻)。「我覺得禪修對我的 grounding(打好基礎)很有幫助。大學可以說是一個很亂的環境,很自由,沒人管,但正是這種『想做什麼就做什麼』的條件,可以是一件好事,也可以是很糟糕的事。如果沒有一樣東西從旁指引你,就很可能會『行錯路』、『差錯腳』。雖然我大學時期算是乖學生,但若沒有佛法的指引,就未必這樣幸運。特別是當我出現情緒起伏、感到有壓力時,禪院的教法總是能幫助我回到中心,找回自己。」他認真地說。

Don’t know mind」有大學問

大學畢業後,Minh留在美國工作,並持續在居住地洛杉磯的國際觀音禪院分中心修習。而每當他有機會出差時,只要目的地城市有禪院的分中心,他便會住在禪修中心而放棄住酒店。只 因這樣能方便他每日進行集體的早、晚課,真正將「精進」二字刻在了行動上。2011 年,他選擇來香港定居,而選擇香港的原因,竟也是跟禪修有關。「大學時我曾在香港中文大學做暑期交換生,當時我曾拜訪位於銅鑼灣的秀峰禪院。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大觀禪師時的喜悅,師父親切地與我們談天,之後還送給我們每人一個蘋果,整件事很簡單,卻很溫暖。也因為有了那次的溫馨體驗,讓我確信搬來香港也可以邊工作、邊修行。」他說。 那麼,跟隨大觀禪師修習的十一年裏,有什麼事是讓Minh 印象深刻的嗎?「我覺得禪師最厲害的地方在於,不論遇上什麼事,師父都能在其中找到其可用之處,將其轉變為自己的養分,並用它們去幫助別人。」他說。他憶起曾有一位前同事,總是對他充滿敵意,很是不滿。可偏偏 Minh與這位同事同屬公司的領導團隊,這樣的關係讓彼此在工作中常遇瓶頸,讓他異常無措及煩惱。「於是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大觀禪師,誰知師父卻說:『He is your No.1 teacher! 』(他是你第一順位的老師)讓我聽後禁不住『哇!』一聲,他竟然是我最重 要的老師!立馬看待整件事的角度和感覺都完全不同了!」於是他主動邀請這位同事一同午飯,用餐時更直接跟對方說:「若你對我有任何不滿,都可以直接講出來。」於是在這位同事長達半小時的表達中,他了解到,原來對方針對的不是他, 而是因為一些人和事,導致對方產生了誤會。「當我看清楚其實問題的根源不是因為我時,我便不生氣了。」Minh說。「也因此,我可以很自信地與他溝通,之後再一條條釐清他不滿的要點在哪裏。後來經過了幾次coffee chats(咖啡閒聊)後,這位同事慢慢開始建立對我的信任。而我也表達了對他的肯定和感謝,並表示如果日後有任何不開心,都可以立刻講出來,否則同樣身處於領導團隊的我倆,彼此間自己都有矛盾,又如何去帶領其他同事呢?最後我倆也成為了朋友。」如今回想,他認為是禪院的教法幫到他許多,仿若一雙溫柔而有力的雙手,在背後給予溫暖的支持。「以前在美國,禪師總是教我們don’t know mind(不知的心)這個詞,但我當時一直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。直到有一次大觀禪師說,Don’t know mind is clear mind.(不知的心就是清明心)那時我腦中便叮一聲,瞬間清晰起來。與這位同事的經歷,正是一次很好的修習,教會我不要帶 着太多主觀看法與人交流,而是應多聆聽,多換位思考,真心而謙卑地去學習。當你真的deeply don’t know(深深不知)時,你的思想才會打開,才會有意外的收穫。」Minh如是說。

雲來雲去 隨時觀照自己的心

國際觀音禪院的創辦人崇山禪師,曾在回應一位禪宗初學者的來信時,如此解釋「不知的心」(Don’t know mind):「拋棄所有的觀點、所有的喜歡和不喜歡,只保留不知的心、思維前的心。所有人思維前的心都是一樣的,這是你和我的本體,會和整個宇宙的本質連成一體。」對於禪師的這份教導,Minh一直銘記在心,並嘗試把修習中的所感所悟,運用在日常生活中。「佛法讓我明白到生命的意義,並看到人生的方向。當我們對為何來到這世上產生疑問時,這便是一個big question(很大的疑問),而big question is a big doubt, big doubt is a big opening.(大疑問是一種大懷疑,大懷疑是一種大開通。)正如崇山禪師教導我們的,當我們真正地明白並回歸真我時,才會有慈悲和智慧去幫助其他的眾生。」「通過向內觀照,佛法也讓我更加了解自己。你會看到自己的業力、自己的行為、自己的念頭……一切都清楚而真實地呈現在眼前。禪師教導我們,當你看到便能夠去處理,但不應貿然地觸碰它們,而是要學習放下這些情緒、想法、念頭……我們的業力就像是一朵朵雲,你知曉,並任由它們在眼前飄過,這樣就好。身為忙碌的都市人,我覺得懂得覺察自己的心的狀態,是十分重要的。」他 說。訪問尾聲,Minh與我們分享了一句崇山禪師的法語:「Good situation is bad situation, bad situation is good situation. (好的情況也是不好的情況,不好的情況也是好的情況。)」那麼這句話,應該怎麼解讀呢?「壞的環境會讓我們有動力去修行,而好的環境,有時會因為太舒服,而容易讓人懈怠。所以不論我們身處於怎樣的環境下,都應時時警惕,精進修行。」

 

陳彥銘簡介

陳彥銘博士出生於越南,成長於美國,畢業於美國耶魯大學。曾於香港九江百卉書院擔任創始執行董事。目前於GoodNotes(教育科技公司)擔任運營及學術事務副總裁。

  • 轉載自《溫暖人間雙週刊》,特此鳴謝。
  • 《溫暖人間雙週刊》版權所有,請勿轉載。